王中王论坛www74123com中国的时装杂志面临转变 但

发表时间:2019-11-19

  被访者之一家中的所收藏的外版杂志,他说他把自己原来做过的都扔掉了,因为“没什么价值了”

  “你知道我第一次看到杂志上有我的名字时候多激动吗?而且前面还有编辑两个字儿。当时我做编辑的第一本杂志出来时,我把版权页裁下来裱起来挂在我家墙上了,到现在我还特意留着之前的名片……”。在过去的半个月内,我和我昔日的同事、同行的联络变得前所未有的密集起来,有些约了饭局、有些则是通过电话或者微信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曾经是时装杂志的编辑或管理层,现在却纷纷离职,做着相关行业或者彻底转行了。

  即便是对时政新闻再不敏感的人,应该也能察觉到这个世界在改变:大到英国脱欧,小到卖水果的阿姨都可以用手机扫码付钱……时装行业亦然,品牌创意总监的交替、奢侈品零售业的下滑、时装周格局的转化等新闻不绝于耳,销售的瓶颈让处在产业链中游的时装媒体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从去年开始,国内外的传统时装杂志陆续传来停刊、数字化转型的消息——谁也不能断言“纸媒已死”,但未来并不明确。

  这种情况在在2014年前是不敢想象的,尽管中国的时装媒体或多或少是因为国内几乎不正常、式的经济增长带来的奢侈品大规模在华摆阵而受惠,也有人批评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时装传媒业填鸭般的壮硕不过是个泡沫,但毕竟,她曾经辉煌过,而昔日那些杂志编辑们也成了众人仰慕又好奇的对象——“我知道很多人会觉得我们就是蛀虫,没完没了地参加活动、时装周、和明星合影、公关又捧着,跟助理发号施令之类的,其实都不是冲着我们的业务,只不过是因为杂志的名号,还有彼此的那点利益,所以大众一边羡慕,一边又对那种揭露编辑假风光住合租屋的八卦乐此不疲,但那段日子就跟做梦一样,出不完的差、好酒店商务舱……谁会想到有醒的一天呢!?”,卡赫FC3怎么样值得选择吗?香港赛马会排位表资,某时装刊物的前任编辑感慨道。

  除了这些硬件上的诱惑,面对数字媒体的流行,那些曾经立志出产优质内容的编辑也纷纷落马:“现在不是做杂志内容的年代了,甭说什么任何时代都是内容为王的车轱辘话,这都是有钱时候灌肠用的,没钱什么都别提。我入行十来年,以前我会为做一组好稿子、拍一组好片子通宵一礼拜,但我骄傲,甚至别的刊的人说我们不好我都能跟人打起来。现在呢,为了个微信阅读量,可以连亲妈都骂,就为了博眼球。还有就是一群马屁精围着老板转,求口饭吃,那老板里应外合地卖杂志版面自己赚得流油。对不起,这事儿我干不了,拜拜了您呐”。

  “以前各个刊的人还会互相掐,互相看不顺眼,但无非就是拼谁做的更好,你看现在呢,大家都觉得混混得了,所以还是别想过去怎样了”——离去的原因五花八门,其中不乏对时装媒体的失望、无奈,甚至是痛恨,也有些云淡风轻,表示应该放眼向前,更冷静的则持静观其变的态度。但归根结底,仍是那句话:她曾经辉煌过,哪怕是刹那间的昙花一现;那些编辑也自豪过、荣耀过,哪怕是荒诞的过眼云烟。

  时光一去难倒回,往事只能回味。蛀虫也好,有志之士也罢,从当年的媒体大咖到资历尚浅的编辑,都在努力寻找脱离平媒后的新契机,大量的时装媒体人转投他行或是自行创业,试图用过去的经验开创一片新天地——但,未来谁也说不好,除了祝福,别无他语。

  以下是我们对这些过往的时装媒体人的采访,出于受访者的要求,大部分均为化名。“我有什么可好采访的”是多数人听到这个选题时的第一反应;“你去找那谁吧,他刚找了一轮投资创业了,那样多有意义啊!”——大步流星地前进时,回头望一眼身后云雾,又有何妨?就像一首粤语老歌里唱到的:怀缅过去常陶醉/一半乐事/一半令人流泪/梦如人生/快乐永记取/悲苦深刻藏骨髓/邵华去/四季暗中追随/逝去了的都已逝去……

  为什么离开:“媒体再做升不上去了呀,前两年不是流行电商吗,我其实就是冲着职位和薪水去的,但做的东西太那什么了,做了半年我就走了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有一次出差,住在上海的龙之梦,我一进去酒店大堂的时候,有点……怎么说呢,算怀念吧,我以前参加品牌活动会住这里,那时候还觉得这酒店太旧了,但我们其他同事都觉得你能住这样酒店太幸福了……可能是我角色转换得太大了。以前我没感觉青春过去了,但过了33岁,我才发现最好的年华,都在做编辑——所以说,再怀念,也是年轻时的事儿了”。

  还会再考虑回到平媒领域吗:“有好的机会可能会动心,但想想回去做的还是那些,也就不想了”。

  为什么离开:“一方面是家庭因素,一方面也是觉得自己的编辑生涯遇到了瓶颈,回到老家面试了一所大学老师的职位,没想到面上了,就做到现在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算不上怀念,因为我回家教书后也还在为一些媒体供稿,开始会有一些落差的感觉,比如北京和老家的区别,以前是时装编辑,现在是大学老师……但没有特别强烈,可能因为我不善于人际关系吧,学校里简单些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买化妆品的时候,以前都有品牌送,现在轮到我自己掏钱买了——这么说是不是很小市民?”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年初在看办活动的场地,发现三里屯北区有个品牌做预览,店门口放着媒体预览日的指示牌,就想起原来做编辑的日子了,每次还有礼物拿,现在轮到我给别人准备礼物了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不太怀念,不喜欢一直跟人打交道、接电话、参加活动,寒暄瞎扯——不用接电话是离开媒体后最美妙的事情啦,现在只要接送货的快递电话就好了”。

  曾经是:《His Life他生活》、《财富圈》等刊物时装编辑、总监,《芭莎男士》执行主编,行业经验15年以上

  为什么离开:“广告部的人跟我说编辑以后没舒服日子过了,都得出去背营收任务,完不成的滚蛋,我说只要我在一天,甭管谁说,我的编辑都不能背这样的任务。再有人说杂志这条船要沉了,我说就算沉也要站着沉,不能跪着沉,所以我站着走了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当年的杂志人的状态吧,我觉得媒体还是有自身的魅力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我老公(康乐)还没辞职前,我有次去拍片现场找他,看着那一架一架的样衣,想起自己以前也为了所谓的媒体理想拼过——但我现在看见时装的东西就头疼,我自己做了公众号后才重新找回了做媒体的那种感觉”。

  曾经是:《精品购物指南》、《周末画报》新媒体部门、时尚类网站Yoka Man等时装编辑,《Yoho!Girl》新媒体编辑副总监

  为什么离开:“我慢慢觉得不再为自己是个编辑感到自豪了,也不知道每天做的东西图个什么”。

  为什么离开:“没什么意思了,老板让我去卖广告,卖出去又不给我提成,你觉得这样干还有意思吗!?”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想想以前跟做梦似的,品牌做活动去这去那的,住好酒店,公关又很奉承你。别人一问你是做什么的,我说是时尚杂志编辑,他们都可羡慕了,那会还挺有面子的。前两天我店里来了个做杂志的小编辑,问我能不能给个媒体折扣,我说不行。可我后来一想我原来也是找人要折扣的啊!”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路过报刊亭、书店看到老东家的杂志封面时候会想起,路过国贸时候会,有时候看见杂志版权页上的编辑名字时,也想过自己也曾经在那上面。还有就是有时候看电影、电视时候会想按这个主题拍组片儿多好啊,但后来琢磨过来了,我都不干这行了”。

  曾经是:《东西》、《Milk》、《men’s uno China》等杂志时装编辑、时装总监

  为什么离开:“我觉得我当时和老板的沟通不顺畅,另外最主要就是我觉得也做了这些年了,想重新休整一下。现在国内的杂志环境纯属在消耗编辑的灵魂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我现在在巴黎念书,有时间会去做发型、造型助理,在影棚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些刚拍完的画面,我会有点想念原来自己拍片的日子”。

  还会考虑重新回到平媒领域吗:“要是很适合自己的机会才可以,但我觉得在中国是不太可能了”。

  曾经是:《周末画报》、《新视线》、《Numéro大都市中文版》等刊物时装编辑

  为什么离开:“我入行比较早,大学还没正式毕业就到了《周末画报》,我在的那几年算是平媒行情还很好的一个状态,但我害怕我自己陷入comfort zone(安于现状)。我主要还是做时装专题,所以思维还是比较偏文字导向,离开前我就开店了,而且也开始给《纽约时报》中文版写稿,同时常常有杂志约稿,也可以继续进行专题写作,不一定非要继续留在杂志里了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“谈不上怀念吧。因为我本身的资源和朋友还在这个圈子,所以没有觉得有特别远离过。而且我从头到尾,仍然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媒体人,不论我写稿,还是开店,其实都还是在制造和传播内容,只是形式不同而已。”

  曾经是:现代传播集团董事长特别助理&北京地区副总经理&周末画报全国城市版总监,服务年限超过14年。王中王论坛www74123com

  为什么离开:“希望讲多年媒体经验应用到本土品牌传播营造方面,以艺术为出发点,继续推动在媒体多年研究方向:中国城市生活美学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经常怀念。十多年的媒体时光见证了中国社会巨大转型,看到潮流如何此起彼伏,小众潮流如何影响大众,大众趣味又如何在今日成为商业迎合的核心。过去的经验更能对趋势做出清醒的观察。”

  还会再考虑回到平媒领域吗:“平面媒体的作用在今天已经被各种渠道消解,有更多更有难度和意义的事情需要有经验的媒体人花时间去推动。”

  为什么离开:“我觉得我进入饱和期了,所以想转行互联网。刚开始去了个电商,结果A轮融资失败公司做不下去了,我们连夜搬桌子椅子被房东撵走了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我怀念的是过去做编辑时,和外人、品牌打交道都很专业的那股劲儿,现在我就带着一群90后的小孩做,他们也都是刚毕业不久,很多事儿不太懂”。

  为什么离开:“一方面我感觉传统媒体的authority(权威性)在下降,一方面我自己之前也负责数字内容,大量的内容产出让我开始怀疑我所做的内容的准确性,也让我感觉有些疲,所以在这个阶段我选择跳出来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还没有开始怀念,因为我也是离开平媒不久,现在的工作仍旧和之前所做的有关联”。

  曾经是:《摩登绅士》、《ELLE世界时装之苑》等刊物专题编辑、《安邸AD》专题总监,前“好在”电商平台联合创始人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当时我选择了创业。我现在还会花部分时间为媒体撰稿,所以不能说是怀念。但我觉得以前做编辑做久了,会认为很多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,思维也或多或少受到平台的束缚。12845.com区块链技术等促进银行网点智能化离开一阵之后,尤其是创业之后,我发现自己对生活和社会的理解更深入,写作也随之变得更自由、更得心应手了。并且可以选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内容。”

  还会再考虑回到平媒领域吗:“暂时比较享受当下的自由状态,虽然收入并不稳定。也有自己的个人写作计划。当然,我的心态很开放,不拒绝各种可能性,现在也会给不同平台或品牌做顾问类工作。”

  为什么离开:“这行人都太low了,可能是我运气不好,碰上的全是这样的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不怀念,基本是尴尬。有时候店里会来以前的同行,我不认识,但一看就是杂志的时装编辑,叽叽喳喳得跟鸟叫似的,我一般能躲就躲,反正他们也买不了什么东西——有的还会跟我同事说,你知道我认识你们公关的人吗这类特别二百五的话”。

  为什么离开:“一开始是因为我不想做美术的活儿了,因为我本身很喜欢时装,所以后期都在给杂志做造型、平面设计、摄影这类的活儿,不过我对现在的时装也没那么狂热了,杂志这玩意在我看来也基本没什么吸引力了”。

  让你怀念过去的一刻:“没什么怀念的,我现在觉得多去外面走走,运动运动挺好”。

  还会再考虑回到平媒领域吗:“不会,以前我还想着自己做个独立刊物,还是那句话,我觉得这玩意在国内基本就没什么市场了”。


香港118图库彩图| 香港赛马会论坛| 2018年香港开码结果| www.4635ee.com| 42665.com| 六合年生肖表| www.28269.com| 红姐彩图库| www.599199.com| 5949开奖直播现场香港| www.hk2388.com| www.807111.com|